岸不期

间歇性短期消失中,懒癌晚期

【紫霍】忘记题目是啥了的17题

其实这个不是我本来要写的那个,是找三十题的时候的副产品,因为保存的是图片所以找不到题目具体是什么三十题了。

挑着写的,只有十七题,因为是随手搞的所以基本上就是个意识流爽一爽的产物。

以霍→紫,紫→游为前提。

本来要写的那个十题第一题写了一半就一千字了,随缘吧。

升温其实写完了,不过返厂大(chong)修(xie)了,真实随缘。

(说起来应该没人在看这个同人了吧orz)总之感谢每一个点进来的小天使,冷圈老鸽给大家比心了,么么哒。


那么开始:


1.从未相遇

 

从相遇到死亡。

那两颗心从未相遇过。

 /

2.我们都老了

 

他们都老了,白发苍苍皱纹满面,只能拄着拐棍颤颤巍巍的行走在一起,为鸡毛蒜皮的小事争吵,又习以为常的和好。

这样日复一日,直到依偎着一同死去。

 /

3.反目成仇

 

他们没有反目成仇过,不如说从一开始就已经是一生的死敌了。

而剧情未能迎来转折。

 /

4.七年之痒

 

为什么人类在拥有以后又会厌倦呢?明明应该除了对方以外再也不会有其他的爱人。

他们都不能理解这一点。

也不会有机会经历这样的磨练。

 /

5.无知伤害

 

他被对方深爱的人喜欢着。

而他对另外一个人说:“无论过了多久,我会一直等在这里,直到小浩贤你回过头,看向我。”

 /

6.无爱亦无恨

 

紫影没有恨过霍琊,对他而言,霍琊是失去控制的最强兵器,是所爱者爱着的人,是黑龙,是……不需要付出表演或感情的人。

无爱亦无恨。

 /

7.厌倦

 

这是那两名非人者唯一欠缺的东西。

像是先天性的情感残疾,失去了放弃的欲望和能力,才会在一生中不断的将自己伤害得鲜血淋漓。

 /

8.多余的人

 

来说一个笑话吧,三个人同框,每一个都觉得自己是多余的人。

 /

9.如果当时……

 

如果“混沌”没有成为“紫影”的话,就不会有相遇。

黑色的翅羽不会张开,蛊惑人心的笑容不会展露,眼泪不会从那蜜糖般的眼眸中落下。

即使黑色的龙仍会血海中睁开眼睛,却不用再承受这份苦痛。

心头长起荆棘,而口唇不能吐露真心。

 /

10.终其一生的单恋

 

这是他终其一生的单恋。

不吐露,不追求,不怀有期待。

把心奉给黑暗,不得见光明。

 /

11.报复

 

毫不知情/并非自愿的报复了对方一生。

 /

12.与爱无关

 

那条龙死后,他参加了对方的葬礼。

后来沧海桑田,他也总是在忌日里去面目全非的地方见那骸骨一面。

这执着只是为了回忆自身的往昔,与爱无关。

 /

13.痴人说梦

 

他们都以为和平只是痴人说梦,但是世间总能把痴梦化作现实。

一刀抹平那些布满瘢痕的往昔。

于是才犹豫,反复,小心翼翼,试探着去抓住对方的手,再度交付真心。

 /

14.撕毁愿望

 

霍琊对游浩贤说过,他想要家人和朋友,知晓亲情与爱情。

但是后来,这个愿望还是被他自己撕毁了。

有四分之一的部分耗尽一生也无法达成。

 /

15.生离死别

 

合上双眼的时候想起了很久以前的事。

出生时的景象,与友人相遇的情景,和沉淀在最深的梦境中,一双从未望向自己的,闪闪发亮的眼眸。

甚至于,他与那眼眸的主人是怎样一次次的相遇分离,而这场死亡的终幕又是如何独自一人落下。

拒绝了所有亲友相送的请求,年龄尚且十分年轻的龙在生命的最后笑了笑,随后以那黑色的龙形,在挚友的离去之后数日,也一同迎来了死亡。

化为山川河谷,并在这短暂绚烂而仍有缺憾的生命之后得到另一份永恒。

 /

16.无爱者

 

后来沧海桑田,紫影再也没有爱过任何人。

 /

17.梦里的圆满结局


2题,13题。

——————————————————————

以上,感谢观看。

【紫霍】(超短两句流)溺水

溺水

“如果我溺水了的话霍琊他一定会来救我的,因为他是个好人呀。”

“但是我是不会伸手拉住他的哟,因为一旦握住那只手,我就一定会想把他也拖进来,一起溺死的。”

———————————————————————————————

卡文卡的好想死……如果我实在搞不出来就还是暂且不上秋名山了……

啊……就是,那个啥,听了个歌嘛。

《大小姐和大少爷的反派生活》,听的是心华言和的版本。

背景就那样吧。

热爱魅姐,她真美丽,她真迷人,她真有趣。

不会画西装,所以霍琊变成了白西装。

就噶。

大家上班/上学快乐。

 

哦对了,不知道为什么,总感觉他俩的bg,最近我更有一种挚友的倾向。


走过的路过的点进来的没点进来的总而言之大家国庆快乐!

对的这个配图一点都表现不出这种放假放八天的轻松愉快。

虽然打了tag但其实是霍先生的衬衫,腰饰以及耳环,围巾等配饰代替本人出镜。

如果就因为这个就打了tag是不妥的话请告诉我我会删掉的【土下座】

但是你看本体(耳环)都出现了所以请放过我吧(你等会)

我一开始其实是想画男友衬衫的。

我知道你不信,因为我现在也已经不太信了。

从突发奇想改了手的那一刻,这幅图就不能够少女心恋爱脑了。

【大晚上加上背景确实有点渗人】

说了这么多,反正就是

霍琊x紫魅

魅姐我超喜欢的,虽然现在才发一张图。

反正算是也是紫霍。

【霍琊攻过魅姐,讲道理我是不怎么信的。】

【不要小看永生型自走r18老司机啊我说】

 

(照旧有bug的话明天修)

 


【做了心理工作点进来的你们听我说2p3p好看很多】

说好的兽耳,总之24小时之内搞出来了。

我不管的我就是要把最辣眼睛的那张放第一张

啊2p弄出来的时候真的觉得超级可爱的【冷漠】

有种介于冷静和砸板子之间的奇妙情绪。

上色背景和线稿都是随便搞的,准确说我连线稿都没搞,这基本算是草稿。

放弃上色修行以后往某个不可言喻的地方一路狂奔过去了。

就噶,大家晚安,有bug我明天再修。

 

哦对了,扯霍琊帽子是紫影的个人爱好,跟我没有关系【。】

又名【永远吃设定的画手终于记得那个伤痕了真是可喜可贺。】

在手机上再看一遍1p还是觉得眼睛很痛。【未来某天的我大概会想毁尸灭迹吧。】

【紫霍】番外篇:胜者从无(7)

一发完的中短篇《紫先生他单抽出了活动ssr》(点击可进入)那名为【半个后续】的【番外】。

很多东西会在这篇里解释清楚,具体的大家看吧实在不清楚的欢迎留言【当然不论如何只要不ky都欢迎留言】

努力维持日更【反正基本做不到

爱我就给我留言,你们的留言和鼓励是我努力(不坑)的动力。

一定要说的话请把这篇番外当做少女漫画风吧。

全文绝对会很长【不出意外至少两万字】,看的小天使做好长期抗战的准备。

为了让他俩甜甜蜜蜜谈恋爱我什么都敢写。

Ooc的没眼看【我说真的】。

 

 

前文走这:.

 

以上。



七.

紫影和霍琊居住的这个城市——或者说是霍琊所在的“公司”所在的这个城市其实说不得大也说不得小。

像个普通的城市一样有个名字格外根正苗红的广场,广场附近有片晚上和节假日才格外纸醉金迷的商业街,与商业街一街之隔则是一个肆无忌惮无畏租金开在寸土寸金地区的水族馆。

虽然大家都不是很明白水族馆的馆长到底要多有钱才能如此浪荡,但是很明显来逛水族馆的人对于这样的砸钱行为非常喜闻乐见,周六周日出门逛街大可以广场见面然后水族馆商业街吃饭娱乐科普睡觉(?)一套带走。

从这一点上来说,对于初次约会的本地小情侣这种既不能随随便便开房,有的时候又追求一点并没有什么确切意义的文艺气氛的生物而言,水族馆反而是个比电影院更合适的地方。

那么,既然说到这种泛着恋爱的酸腐气息的话题了,我们就不由得开始怀疑一下把所谓一起逛逛【重音】的地点放在这种地方的某位紫先生,

和不知道为什么想到了上上自然段内容的霍先生了。

霍琊其实不想的,如果知道有人开了上帝视角把他内心里某些发呆时候产生的小心思看的清清楚楚额话铁定会一边说着“我不是我没有你什么都不知道”一边直接开大把对方打进商业街的混凝土地面里,抠都抠不出来的那种。

坚信自己和紫影的关系现在正处于某个介于游戏里的朋友(中级)和朋友(高级)之间的某个位置,好感度正在一个看不见的槽体里缓慢的增加,而这只是一个微不足道的友情(?)互动,能够刷出的也只是大量友情点的霍琊把自己脑子里出现的东西尽量坚定又沉着的甩了出去。

这一定都是前辈他们的错。——轻率的把问题归在点燃导火索的人身上,顿觉一切似乎都没有什么问题了的青年放下心来,往工作日里备受冷清的广场中心走过去。

 

备受冷清正是备受冷清,不论哪个节假日里都人山人海的广场上此时连人都稀稀落落,起不到半点遮蔽功能,和他约好时间却又早早来了的那个人自然也被一眼看见,不会冷落了去。

紫影本来在看手机,大概是新的消息之类,看起来柔软好摸的头发微微垂下来遮住了眼睛,他的手指在手机屏幕上迅速的滑动了几下,点了点,然后等霍琊走到一个差不多适合撞见的距离时,恰到好处的结束进程抬起头来。

“下午好呀。”显露出来的紫眼睛微微弯起,他率先打了招呼。

霍琊的脚步则是顿了顿,吸下一口阴天里尚未湿润起来的空气安抚某根弦绳后,才眨了眨眼睛点头,“啊,下午好。”

——————————————————————————

不用怀疑,你们看了假的七,我这么耿直的写手,是不会干一章只有171个字这种事的。之前那章我追加了个问号,就当餐前水果吧。

其实我本来以为自己可以一章写完约会的。


【紫霍】番外篇:胜者从无(7?)

一发完的中短篇《紫先生他单抽出了活动ssr》(点击可进入)那名为【半个后续】的【番外】。

很多东西会在这篇里解释清楚,具体的大家看吧实在不清楚的欢迎留言【当然不论如何只要不ky都欢迎留言】

努力维持日更【反正基本做不到

爱我就给我留言,你们的留言和鼓励是我努力(不坑)的动力。

一定要说的话请把这篇番外当做少女漫画风吧。

全文绝对会很长【不出意外至少两万字】,看的小天使做好长期抗战的准备。

为了让他俩甜甜蜜蜜谈恋爱我什么都敢写。

Ooc的没眼看【我说真的】。

 

 

前文走这:.



七.

水族馆的颜色是漆黑,而手腕上的温度灼热发烫。

霍琊知道在那个人转过头来的时候自己应该别开脸,或者至少挡起微微抿起的嘴角,可即使做这些都来得及,他却还是一动不动,任凭一切暴露在冰蓝色的水光下。

于是他终于探明那个触感是何等柔软又如何缠绵,而胸口湿热的雾气又能够被烧干至怎样焦渴。

在这濒死般的渴意里,他含住对方的舌尖。

 

初见以后多年,岁月终此一人可解。

 

——————————————————————————————


最后一句大概是个伏笔可能是个伏笔说不定是个伏笔谁知道是不是伏笔呢。

看在亲亲了的份上不要在意这个短小程度了。

其实我已经脑过不知道多少次床戏了但是对的我就是写不出来

其实霍琊是个主动的人,这次这么纯情是因为第一次。



【紫霍】番外篇:胜者从无(6)

一发完的中短篇《紫先生他单抽出了活动ssr》(点击可进入)那名为【半个后续】的【番外】。

很多东西会在这篇里解释清楚,具体的大家看吧实在不清楚的欢迎留言【当然不论如何只要不ky都欢迎留言】

努力维持日更【反正基本做不到

爱我就给我留言,你们的留言和鼓励是我努力(不坑)的动力。

一定要说的话请把这篇番外当做少女漫画风吧。

全文绝对会很长【不出意外至少两万字】,看的小天使做好长期抗战的准备。

为了让他俩甜甜蜜蜜谈恋爱我什么都敢写。

Ooc的没眼看【我说真的】。




六.

霍琊意识到事情似乎有什么地方彻彻底底的不对劲起来了的时候其实已经来不及了。

当时他刚刚结束任务,跟和自己一队共同行动的某个去年才加入公司的新人一起从一栋守备森严的大楼悄然撤离,两个人都在B以上的潜行评级并没有让任何人发现他们的身形。

任务非常成功,后续处理也并不必要,撤离到指定地区和小队的其他成员会和以后他们就迅速离开了那片地区。

在乘车离开的间隙里刚刚从严肃沉稳的气氛里解除束缚的成员们对于作为任务奖励即将到来的几天假期纷纷表示了期待,娱乐项目更是五花八样充分展示了人类与非人类之间和谐无比的腐朽堕落不思进取。

唯一的清流是表示下午要去水族馆的霍琊和晚上要去看新上映的电影的那位新人。

只是和在听到水族馆这个分明和电影院一样是发展奸情的好地方的目的地以后一致带着和善的微笑表示“水族馆是个好地方啊”的气氛不同,当新人(女)面色羞红带着几分娇俏的说出要去看电影的时候大家纷纷带着“我懂得”“哎呦不错嘛”之类的笑容调戏的调戏吹口哨的吹口哨。

这样“大家全都知道内情除了我”氛围浓烈过度,以致于霍琊甚至不想问到底是发生了什么。

最后还是同出任务的前辈给神经迟钝的霍琊答了疑解了惑,告诉他新人一个月以前交了个男朋友,是一个人事部门的员工,两个人现在正处于热恋期,每天浓情蜜意的黏在一起,除了像霍琊这样这一个月来天天往外跑的人以外基本没人不知道。

“电影院可是和水族馆游乐场一个等级的约会圣地啊。”说到最后,炮友众多人生阅历丰富的前辈还带着“年轻真好”的笑容补充了这么一句。

于是霍琊不说话了。

这并不是简简单单的由于新人这么快就脱单了而自己还是条单身狗或者原来还有约会圣地这种东西存在之类等等事情带来的冲击。

而是其实今天的预定是和紫影先去水族馆然后去吃饭最后去看电影的霍琊突如其来的,对于似乎自己的监视目的完全偏离方向【并且这个方向还偏离到一个不得了的地方】的自我思考。

顺便一提明天的预定是游乐园。


【紫霍】番外篇:胜者从无(5)

一发完的中短篇《紫先生他单抽出了活动ssr》(点击可进入)那名为【半个后续】的【番外】。

很多东西会在这篇里解释清楚,具体的大家看吧实在不清楚的欢迎留言【当然不论如何只要不ky都欢迎留言】

努力维持日更【反正基本做不到

爱我就给我留言,你们的留言和鼓励是我努力(不坑)的动力。

一定要说的话请把这篇番外当做少女漫画风吧。

全文绝对会很长【不出意外至少两万字】,看的小天使做好长期抗战的准备。

为了让他俩甜甜蜜蜜谈恋爱我什么都敢写。

Ooc的没眼看【我说真的】。

 

 

前文走这:

 

以上。



五.

霍琊在和紫影这个月的第八次“偶遇”发生在早餐店。

没来得及穿过店门口的霍琊被恰好抬头的紫影成功捕捉,隔着包子笼屉所散发的袅袅蒸汽他们对视了一会儿,然后前者在后者的早安里率先屈服,僵硬的点头,摆动四肢,坐下,在前者亲切的推荐下要了跟他一样的东西。

他们吃着这顿意料之外的早饭,谈论今天的天气和早上的新闻,然后在最后一个小笼包也进了肚子里以后说再见。

霍琊是先走的那一个,他谎言自己要赶某趟公交车于是先行告别,尽管原本他今天除去监视面前这人外根本无事可做。

仿佛真的急着去赶那趟公交车一样步履匆匆的消失在紫影的视线里以后他很快就泄下气来,放慢脚步的晃荡在逐渐苏醒的街道上。

已经被抓包过一次的现在根本无处可去,猝不及防的撞进紫影眼中,毫无心理准备的和对方共进早餐和闲谈已经打碎了他强大心理素质所堆砌起来的壁垒,顺带消耗掉大部分用在应对对话上的集中力,以现在几乎接近魂不守舍的状态去监视根本是愚不可及。

在认识到这一点以后他很快就不想继续往前,对于现在就回去公司的不甘心和某种牵扯促使他停住,在路边的某个公共车站的长凳上坐下,眼瞳涣散的盯着几米外的一个点便聚精会神的发起呆来。

来来往往的上班族和学生从这个奇怪的年轻人身边一批又一批的上车离开,向着一个明确的目标迈开双腿混入这座城市庞大繁杂的交通系统,将这个暂且失去目标无所事事的人烘托的格外显眼。

但是或许是终于体会到了这个人所不能自察的尴尬,终于有人在他边上坐下,他或许是那些等着坐车的上班族或者高中生中的某一个,但是最终也没有随着他们走上任何一辆车。

而他们之间的距离介于疏离的礼貌和亲昵的密切之间,摇摆在天平的正中央而难以判断真实的关系。

几趟公交在他们坐着沉默的这段时间里来了又走,载走一群又一群把站台占据的满满当当的乘客直至只剩下他们二人。

这大概是个很好的时机,下一个乘客不知道什么时候会来,下一趟车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在面前刹住。

于是还在发呆的霍琊感觉到自己的手被轻轻的碰了一下,愣愣的回头去看的时候映入眼帘的是之前分别的人的眉眼。

“你明天上午有空吗?”抿着笑意的人侧过头来问他,嗓音轻柔,像是罩开的一张细密丝网,触上去并不寒冷,反而是微温。

来不及躲开就被罩进网里的青年仍然有些恍惚,尚且不能把眼前的景象和之前的景象结合在一起,但是他姑且作出了反应,发出一个肯定意味的单音节。

接收到信息的人眨了眨眼睛,明显的高兴起来,甚至连声音也扬起愉快,“那明天也一起吃早饭可以吗?”

他说这话的时候不自觉的又凑得近了些,再度缩短的距离感让人感到晕眩,霍琊握紧拳头让指甲掐进掌心才勉强没有落进那片色彩甜蜜的星光里,但骤然升起的情绪却仍扯动身体的警铃,无措的僵直和慌乱的逃离争执不下,扭打里却扯出一丝泛上耳尖的薄红。

应该怎么做,应该怎么说,对于回应他人这样的事只拥有反面教材般的经验的青年对于过度奇异又自来熟的对方毫无办法,最后只能在跑上恰好停靠的公交车前扔下一句强作镇定的“我知道了”。

在车上坐下以后,他甚至没有去看朝自己挥手作别的男人,只晓得心头的震颤烧上面上和耳尖,烫下留下难以驱散的红。

 

 

————————

↑不用怀疑这确实是角色崩坏系少女漫同人。

为了让他们甜甜蜜蜜谈恋爱我什么都敢写。

是的这篇少女漫里的黑龙先生就是那种暴娇醋瓶一撩就脸红特别好调戏,还没认清自己感情的时候对于骚扰【并不是】毫无办法的类型。

【什么你问等认清以后会怎么样?】

接撩发狗粮呗

【所以唯一的问题就是我能不能写出高纯度砂糖了】

 


【紫霍】番外篇:胜者从无(4)

一发完的中短篇《紫先生他单抽出了活动ssr》(点击可进入)那名为【半个后续】的【番外】。

很多东西会在这篇里解释清楚,具体的大家看吧实在不清楚的欢迎留言【当然不论如何只要不ky都欢迎留言】

努力维持日更【反正基本做不到】

爱我就给我留言,你们的留言和鼓励是我努力(不坑)的动力。

一定要说的话请把这篇番外当做少女漫画风吧。

Ooc的没眼看【我说真的】。

 

前文走这:

 

以上。


四.

那天晚上霍琊迈进公司大门的时间恰好是九点整。

送他到公司一公里外的某个岔路口的滴x司机急着接下一单单子赚点外快养家糊口,飚的紧贴限速的车速一脚急刹在马路牙子边上险险归零。几乎在车门关上的一瞬间就立马走人,消失在霍琊眼前的速度让人诚心想建议他转行去开赛车。

多亏了这位被丧心病狂手速仿佛单身三十年的同行伤害的仿佛损失过一个亿的司机,晃晃悠悠在乌漆墨黑的夜里走过那一公里的霍琊才能在保安队换班之前进门,不用等九点以后开启二重安保还得通过繁复手续才能进门。

这对于向来讨厌麻烦事的霍琊来说确实是个好事,但是他现在并没有心情高兴这种无关紧要的小事。

从今天的某个时刻开始,他的状态就像是患上了重感冒或者困倦不已,掌心潮湿思维飘忽,一场并不真实的微热在头脑里蔓延灼烧,将占比巨大的水分沸腾成蒸汽,在这无雨无晴的地带布下潮热的大雾。

思维于雾中行走,一切存在影影绰绰,只某些个别的影像不断闪现,携日落时的颜色进一步激起热度。

去睡一觉应该会好的吧?终于走到电梯的时候他按了开关走进电梯间这么想,靠在墙边的身影被五个面映出,无一例外的抿着唇角,表情一派掩饰得当的平稳冷漠。

可是这样的影像落进霍琊的眼中却又是另一番光景,视线的尽头被拉远,某个身影不可避免的浮现出来,同脑内被重播的影像合谋让大脑彻底放空。

当某位晚归的女性打开电梯门的时候见到的就是这样的一副景象:直系后辈靠在电梯间里沉默不语,尽管身体完美的维持着平时的气场但那双无神的眼睛仍然出卖了他正在发呆的这个事实。考虑到他们现在是在一楼,她甚至怀疑他是不是在里面已经发呆了一个电梯上升下降的来回。

她本不想提醒他,这并不是出于什么好心,而是实在想要多看两眼这个新锐后辈难得的无害模样,可惜即使她脚步放的再轻也挡不住对方绝非人类,甚至其他一切普通种族可能比拟的感官敏锐,几乎就在她踏进电梯的第一秒,青年就立刻发觉并往门的方向看了过来。

甚至想用手机拍照纪念的计划告吹,女人不再掩饰脚步,泄气的走进宽敞的电梯间按下宿舍所在的楼层,跟霍琊一样靠在冰冷的金属板上看着数字变化增加。

谁都没说话,气氛略有压抑。

眼见数字从一到五,傍晚所听的八卦终于把大的没边的胆子勾起,仪式般的清了清嗓子以后她试探着问了他今天刚刚从器材里出来没有多久就急着出门时为了什么。

她本不报多大希望,有些事情即便你胆子大过天也是希望渺茫。

但或许是她作为前辈的身份终于起了作用(考虑到霍琊几年前就曾经因为起了争执而把某个前辈单方面碾压的情况这不太可能),或者这样独处的环境令人忍不住倾吐心事,在半晌犹豫之后霍琊皱着眉头把实情瞎扯了50%告诉了她。

实情是他在那天那个人退出游戏以后锲而不舍的等了三天结果人家直接上官网销号,被系统告知这事的他解除了深度休眠以后出了器材休息/冷静了一中午就杀去了人家家里准备寻求自己也不是很清楚的理由兼之打人一顿舒缓计划失败的心理压力。

他告诉他前辈的则是因为今天A计划彻底宣告失败发现他们可能对于任务目标了解的不全面准备去踩点一下申请加入B计划。

前辈当然是不信了,以她认识霍琊快十年的经验来看他当时有8成可能是去打人泄愤,剩下2成则是问清楚对方到底作的什么妖导致自己计划失败再打一顿。

但是她当然不能当面质疑他,要是对方心情更加不好了自己怎么套话八卦?现在这表情状态可绝对不是打了人以后会有的。

于是她问:“那你见到他了?”

“见到了。”霍琊说。

“见到以后没被发现吧?”

“不,正好……遇到了。”

捕捉到黑发青年一瞬间不自然的撇过头去的女人乘胜追击,“那可糟糕了,毕竟他应该是认得你的脸的,不会发生了什么吧?”

但几乎是在说出这句话的瞬间她后悔了。

原本反应有些迟缓表情也有点放空的霍琊在这句话之后侧过头去,神色变得有些难以言表,像是疑惑或者低落混杂在了一起。他沉默了好一会,直到这台电梯马上就要抵达他们二人共同的目的地时才扭过头来,看着这个比自己年长十岁不止的女性,慢慢的开口:“不。”

“?”女人眨了眨眼睛不知这个字应作何理解。

“他确实应该认得我的脸,但是今天我们见面的时候……”年轻的男人觉得自己或许是真的生了病,他的喉咙干涩着,头脑变本加厉的一团乱麻,只有那个时候夕阳底下那个曾经朝夕相处过大半个月的人的话清晰到反常的浮现出来,于是他把那句话念出来,带着迷惑而虚浮着,“他说,他可以肯定我们是初次见面。”

还有一句被他梗在喉里,那个时候他们已经在快餐店里,餐桌正对面的男人带着他很熟悉的微笑进行自我介绍,他说:“初次见面,我叫紫影。”

从字句到笑容都是例行公事的温柔陈恳。

 

“叮”的一声,目的地就这样突如其来般的抵达了。